請輸入關鍵詞開始搜尋
April 23, 2021

【#四月專題】DEFINE MY STYLE 繪芯藝術 – Ali 李佳芯

給你一張紙、一支筆,你會畫出什麼?面對眼前空白的一張紙,當你凝心聚神,從你筆下畫出的色彩、線條、構圖不論是雜亂無章的風格,還是墨韻清秀的伏筆,都能反映出當下你內心的情緒。一筆一畫中守一人之靜,得萬物之妙,這就是繪畫藝術的可愛之處。

劇情片也好,喜劇也罷,現在每逢她出現在螢幕前,總能掀起一時話題。每次演出的角色、她的演技往往成為大家的焦點。她既可以是位烈女法官,也可以是位神經緊張的準媽媽,甚至最近飾演的失婚媽媽王麗美,她的演戲成就逐漸得到大眾肯定,是很多人心目中「我最喜愛的」視后。她的魅力不止於電視圈,近年更多於活躍藝術界,鏡頭以外她是水墨畫的愛好者,也醉心於製作陶瓷的獨處時間,最近更首次公開自己的陶瓷作為基層學生籌募學習經費,以藝術感染別人、感染自己。就是這種由心而發的蘊涵,讓她成為公認的氣質美女,眾人眼中的「女神」。

自言性格感性的她喜歡透過作畫、書法,以至文字和影像感受生活中的不同次第,與自己、與大眾分享生活中的獨有藝術。最重要,是與內心中的自己好好地對話。除了演戲,熱愛藝術的她和我們分享藝術與她的關係,藝術又為她帶來什麼影響?今天,我們不談演戲,且聽聽她對生活藝術的分享。

她就是我們四月號的主角—— Ali 李佳芯。

「其實所有具有生命的東西,都是一種藝術」

「哪怕是一剎那的觸碰,其實生命已經存在」

藝術是什麼?可能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解讀,有些人認為藝術是高不可攀的東西、有些人則認為藝術源自生活,哪怕是再瑣碎的一件小事都可以是藝術的啟發。對於同樣熱愛藝術的 Ali 來說,對藝術有著一番自己的解讀:「其實所有具有生命的東西,都是一種藝術。當你將生命賦予給它後,它便由一件死物變成了另一件可以與人類交流,可以與對方進行互通、感染、去扣人心弦的事情。」

在她眼中,所有藝術性質上都是同出一轍,不論畫畫、雕塑、跳舞、演戲,即使呈現的方式大有不同,但每個創作者都是希望透過作品來表達自己、表達生活。當外人能夠從作品中感受到一絲的共鳴或是引起交流,「當大家都感受到互動,哪怕是一剎那的觸碰,其實生命已經存在。」

她續說:「這就是藝術。」


Factory’ Patch Pocket Wide Leg Crop Denim Jeans, Helmut Lang (Lane Crawford) / Sabrine ribbed merino wool sweater and tank set, Safiyaa (Net-A-Porter) / 

演戲得以配上藝術或與藝術掛鈎,是因為演戲在過程裡可以循更多的官能刺激去感受一些事情、一些經歷,讓演員發掘到自己更多的不可能,即使處理角色時難免以理性作導向,但那種自我追求和發掘的過程可以很純粹,關鍵在於表演者與觀眾在感受上能否擦出共鳴或交流。

「我的生活、我的工作,我習慣將所有東西賦予生命」

看重交流的 Ali,最初從節目主持毅然轉到演戲,選擇踏上演員之路,自言全因為個性使然:「我自己絕對是個感性的人,要不是這種特質,相信我不會選擇做演員。」透過演戲,她能夠對內、對外產生互動交流,「其實演員是一個向內追求,或者對內發掘的過程。」Ali 認為除了劇本及角色的熟讀,演員往往最需要付出的是了解自己、開發自己,甚至是粉碎自己的決心。她甚至形容這是一個無窮無盡的過程,過程中演員會經歷百感交集、自我懷疑、迷失乏力,但正是因為這種歇斯底里的投入,才讓演員得以探索到現實生活的各個秘景,繼而呈現出具感染力的表現。

對於她的演藝事業,Ali 最感恩的不僅是觀眾的肯定,而是自己從演藝路上經歷過、消化過的一切,如何透過不同角色的演繹與觀眾隔空交流,與及構建出可與自己好好對話的空間。

Ekaterina Bazhenova Yamasaki Postures small ceramic, + Ekaterina Bazhenova Yamasaki Seam, Solitude and Wake set of three ceramic vases, All from Completedworks (Net-A-Porter)

而藝術,她則視為一種具有生命力的元素,在她眼中演戲不只是演戲,更是她生活的一部分,而她在當中的角色就為不同的人、事、物賦予生命。哪怕是走遍山頭,在沿途看見的葉落景色,還是淋漓盡致的劇集演出,Ali 都相信只要你願意分享、表達,生命力總是無處不在。

藝術在她生活裡是100%佔有的重量。

「水墨是沒有回頭,我覺得與人生很相似」

「其實我從前是頗自閉的」

形象正面、時刻笑臉迎人,散發健康氣息的 Ali,性格真摯又直率。拍攝當天,說跑邊出盡全力地跑、叫她躺在地上便二話不說俯伏在地,沒有一絲彆扭。眼前這個平易近人的形象,你也許沒有想過她會用「自閉」來形容以前的自己。「其實我從前是頗自閉的,我是那種不太懂得與人溝通,甚至乎,我是不太喜歡與人接觸和交流,只愛活在自己的世界、幻想裡,腦海裡總是充斥著奇奇怪怪的想法。而且,完全不懂得疏理所有情緒。」

Belted Side Placket Detail Dress, Lemaire (Lane Crawford) / Patent leather ankle boots, SportMax

隨著日漸成長,Ali 自覺這種性格讓自己累積了一定程度的情緒壓力,亦因為自小對於文字缺乏敏感度,於是她嘗試透過藝術來釋放自己,好讓腦海裡的淩亂絮語得以表達出來。

讀書時期修讀視覺藝術的她,甚至在長大後也沒有停止過學習繪畫、攝影,她接觸過五花八門的繪畫派別,認真地接觸素描、水彩以至油畫的知識,但最終卻因為一次機緣巧合下,受到來自台灣的繪畫老師啟蒙,被水墨深深地吸引著,從而展開她與水墨畫的緣分。

論色彩,油畫的色譜遠比水墨豐富;論筆觸,素描比水墨銳利細緻,究竟水墨何以令 Ali 放下從前所有技巧,專心一致拿捏點染的工藝?

「當你看著眼前的白紙,你只可以大約、很輕手地用碳筆畫出心目中的構圖,然後便要直接落筆。水墨,當你落筆後便隨即散化,當你用力過度、筆支水份過多,完全可從白紙反映過來,而且一但落筆,任何一染都不能再回頭。這種特質,偏偏讓我想起了人生。」

Waistband Side Slit Skirt, Bowling Collar Top, All from Jacquemus (Lane Crawford) / Transparent insert-embellished toe-post sandals, SportMax

雪白無暇的宣紙,染上滴滴水墨,初次接觸者難免在落筆前已背上各種負擔,擔心著應該畫上甚麼、哪兒落筆、筆尖需要染多少水墨等,這種種的思考都會是驅使立馬文下畫筆的考量,但對於 Ali 而言,如此的負擔正好反映在日常生活,慢慢細心學習便可自得其樂。「當下不合心意,何不等待下一筆,重新整頓自己思考下一筆可以怎樣圓好本來的不合意。」

「那種收放自如,將會是我畢生都想要學習的事情。」

藝術的鑑賞,從古到今都是走向兩極,源於鑑賞的衡度離不開審美的主觀概念,但比起美感認知,Ali 好像更被藝術與生活的互相影響所吸引和啟發。

藝術源於生活,亦而高於生活。水墨點染在宣紙上,不論水墨畫的節奏、留白,還是書法的懸腕執筆,Ali 認為在宣紙上呈現濃淡輕重也是靠求經驗,「就正如我們生活也是依賴從前的經驗,他日累積了足夠的經驗才懂得走下一步;而當你未有足夠信心再強行走下一步,其實這些都能夠反映在你的步伐、你的落筆,且旁人都能看得出來。」

水墨的形體意象,Ali 直言執筆多年後仍然處於摸索階段,而且將會是往後成長及生活的無止境追求,目標非一定限於山河壯麗的千里之勢,透個每個劍作、每次落筆呈現心靈意念,才是 Ali 最在乎的探尋。「例如,我怎樣大膽地『放』,因為放膽去畫才能有那道氣,但當我放得太盡就會變成 out of control,而那種收和放的技巧,是我在水墨和書畫中發現。」

Ali 坦言從水墨創作而動察到的思維與精神影響,讓自己無論在做任何藝術、任何表演,甚至與別人交流、接觸、溝通,都以此為基礎去體現更好的自己。這種收放自如的領悟,才是她畢生想要學習的事情。

「我內心的空間越廣闊,我對外界的包容亦會越大」

「當我能夠妥善地處理好自己,便能對外呈現一個更好的自己」

藝術之所以被誤解為「只能遠觀,不能近賞」的範疇,就多年觀察可得知,或多或少總是因為作品無法與觀眾產生連繫,對於這種隔膜的形成,作為演出者的 Ali 則表示:「如果我做出來的事情或事物,別人是不了解的話,對我而言已失去了生命之間的交流過程。」她解釋,表達自己、抒發感受的同時,表達的方式上不能夠忽視一些理性的處理或渠道,這亦是她一直所主張「在理性與感性之間遊走」的說法,「因為我對此看得較重,所以我一直認為能被了解的藝術才算是真正的藝術。」

假若尾指一算,今年已經是 Ali 出道的第 13 個年頭,她謙虛承認自己能夠活躍於幕前,某程度上都是憑著自己散發正能量的形象,但如何可以讓自己時刻保持正面形象呢?Ali 分享關鍵在探索日常裡的平衡。

「私底下,我會比較喜歡接觸大自然,因為身處在大自然裡本身就是一個尋找的過程,一個可以讓你好好與自己相處的過程。」螢幕前的活力、能量,終也有消耗殆盡的一天,能一直以來得保持正念,全靠日常生活裡的平衡,那些能讓自己喘息、沉澱的機會,讓自己學習及摸索與自己相處的方式。「當我能夠妥善地處理好自己,然後我便能對外呈現一個更好的自己,而這種規律就是我的生活平衡。」

「我並不覺得自己是女神」

提起大自然,Ali 認為相比起「女神」的稱號,自己更像一位「野孩子」。「因為我很喜歡隨山走,就是那種一看見草地,便會脫掉鞋子直接踏上草地的那類人。」亦正因為如此,她同樣會曬黑,會出雀斑,腿上佈滿了碰撞磨損的傷痕,甚至乎,因為喜歡赤腳通山跑,雙腳長出「死皮」,Ali 非常坦白地分享著。相比起外觀上的吸引力,她更在乎是從內散發的美麗,例如自信地、自如地跟隨心中所想去表達及分享真正的自己。

聽起來仿如理所當然的事實,但經過了這些年與自己、與身邊人、與大自然的認真相處後,她很明瞭這一切其實談何容易。對於美麗的養成,她有這樣的建議:「你必須保持一雙懂得發現美麗的眼睛,嘗試發掘別人、事物的優點,因為從中你能學會尊重,繼而學會善待、欣賞、感恩身邊的一切;最低限度,過往裡你不會嘗試破壞、摧毀它。這方面,是我一直以來都很想做,並在往後會一直堅持的事情。」

因為懂得,所以慈悲。大概就是有著如此修養,讓 Ali 更散發著一種不一樣的迷人魅力。

「不斷去找尋更好的自己。」

近年 Ali 成為幕前的常客,但一場疫症卻一下子顛倒了她近來的生活恆常,終日停留的地方亦由攝影廠換成了熟悉的家中。既然上天突如其來要求世人休息,她亦把握了這次良機展開了另一次漫長而深入的自我探索——出書。

「原來未撰寫這本書之前,我所有記憶都是很零碎。」去年花了大半年時間編寫了散文集《心之所往》,Ali 分享那段日夜埋首編寫的日子,讓她以今天的人生視野回望過去的片段,確確實實地梳理了自己的人生,「當我這樣重新走一次 Ali 的人生路,我發現原來自己又會再了解自己多一些。」

「我不想停下來,我希望保持著這個平衡、運作。」時間過去,散文亦已完成,然而外方的世界還是人心惶惶,因此 Ali 把握了時間再次拾回創作的樂趣,讓自己對生活有了更清晰的景象,水墨書畫、書法練字、陶瓷製作等,她分享:「我開始了做(藝術)作品,沒有戲劇,我只不過透過不同方式不斷去找尋更好的自己。」Ali 直言,不論哪種藝術的呈現方式也好,她也視為一生學習、參透的課題,「假如我內心的空間越擴闊,我對外界的包容亦會越大。我不希望停下來,因為假如有一刻我選擇下來的話,就證明了我不想再接受外間給予我東西,屆時便代表著我已經停止了進步。」

不同藝術的意像品型,可能往往都有一種既定的切入點或者習尚的認知,去界定主體的神匯美觀,然而站於生活藝術的當前,形體所帶動的已不再是表層的結構佈局,而是創作如何體現出精神層面的滿足感。假若面前是一張白紙,要繪出生活藝術的意像,又會是怎樣?但願日後能夠欣賞到 Ali 的收放自如,讓我們從她的投手舉足,還是一言一語、一點一染也好,感受到她那最純粹、最直接的表達。

Producer: Vicky Wai
Photography: Olivia Tsang
Videography: Andy Lee & Mandy Kan
Styling: Vicky Wai
Make up: Omix B
Hair: Ziv Lau @ il Colpo
Video Editor: Andy Lee
Editor: Carson Lin
Designer: Tanna Cheng
Wardrobe: NET-A-PORTER, Lane Crawford, Max Mara
Special Thanks: Venue provided by Whitestone Gallery ; Artwork credit to Whitestone Gallery and the artists

Share This Article
No More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