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輸入關鍵詞開始搜尋
April 7, 2021

趙無極首幅「生辰之名」狂草鉅作《13.02.62》,本月領銜香港蘇富比藝術晚拍

本月中旬,香港蘇富比將呈獻一連三場的重要拍賣,其中「超限界:現代藝術晚間拍賣」(4 月 18 日晚上 6 時半)更加是焦點之最。蘇富比昨日更率先確定,此場將會由一幅極為珍罕的趙無極「狂草系列作」- 以趙無極本人的生辰日期而命名的《13.02.62》鉅作 – 領銜,見證這位抽象派巨擘走上創作之巔,別具記念及藝術價值。

「狂草時期」的系列作,一直都是這位當代巨擘的巔峰創作,今次上拍的《13.02.62》顧名思義是完成於趙無極誕辰當日,而且,這一幅更加是首幅以這個日期命名的作品,珍貴程度已藉此可以表達過來。值得留意的是,2 月 13 是更加是方情人節的前夕,趙無極當時一改採用深邃顏色作為畫作主調的慣性,並於此特別的日子𥚃揮灑著充滿喜慶感的艷紅色調,營造滿滿的祝福意味。據了解,趙無極在妻子美琴貼心的扶持下完成此作,巨幅構圖包羅萬象,時而有若仙鶴乍現、時而則如洪荒萬變,大片烈焰如火的紅色調,讓人聯想到熱情、愛戀與力量。 

《13.02.62》部份

值得留意的是,於 1962 年 2 月 13 日完成的同系列作在記錄上僅有少數,由此可得知《13.02.62》的罕有程度。加上,《13.02.62》的出版與展覽紀錄尤其關鍵,畫作不僅曾於 2003 年展出於林茲倫托斯藝術館〈巴黎 1945- 1965〉展覽,更被著錄於〈二十世紀的藝術〉重要藝術史書籍,可謂見證著趙無極一躍而上成為國際現代藝術大師之列。

《13.02.62》部份

有關狂草時期的創作,其實可追溯至 50 年代,當時趙無極開展了環球旅遊,在西方多地盡收藝術養份,直到約 1957 年開始了「甲骨文」系列並因而在西方藝壇嶄露頭角。及後,他曾到訪藝術之都巴黎及紐約,更在前往紐約後認識了多位西方藝術家,尤其被 Barnett Newman、Mark Rothko 二人的作品所吸引,繼而啟發了他拋棄以往的所有繪畫技法,開闢了現今大家所見,盡展狂放、展現動感及生命力的獨有抽象描繪法。自 1959 年起,趙無極正式踏上「狂草時期」的登峰之路,成就出藝壇裡一個當代傳奇。

「狂草時期」之所以如此備受崇拜,除了因為畫布上展現了趙無極席捲天下、鵬路翱翔的自信與氣魄之外,亦同時彰顯了這位當代巨擘重拾中國藝術傳統和在西方藝術世界遊走及探索命運的個人精神,從隻身在西方文化裡成長,再置身於人生情感動盪的搏鬥之中,並因而得出了前所未見的藝術視野,這些百感交集的人生路在當時來說,可謂非常罕見,但同時彌足珍貴。

正因為趙無極經歷了如此境況,造就了他成為在東西方少有獲普遍認可的繪畫大師之一。

圖片來源:Courtesy of Sotheby’s Hong Kong

Share This Article
No More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