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專題】DEFINE MY STYLE #試下講點解要咁認真 - 試當真 Trial and Error
請輸入關鍵詞開始搜尋
December 22, 2021

【#十二月專題】DEFINE MY STYLE #試下講點解要咁認真 - 試當真 Trial and Error

「唔好笑啦…」
「Take It Serious 啦…」

「我想問,你哋係會出糧嘅形式請我,定係…」
「阿平~」
「你其實知唔知我哋係邊個?你…你唔好問呢啲啊…」

一年前的今天,你或許不太認識他們。但今天,他們是「Youtube 香港 2021 年度熱門創作者 -第一位」,一個由游學修、蘇致豪、許賢三位親手創辦的網台頻道,又名《試當真》。再回想起當天豪哥演繹:「你其實知唔知我哋係邊個?你…你唔好問呢啲啊…」現在看起來,就猶如一次「神預言」的預演一樣。因為,現在你會發現身邊已經幾乎沒有人不認識他們。

一個電話、二話不說、三人會議,有關《試當真》的成立故事就由「試吓認真,認真試吓」開始,更慢慢成為了螢幕後的你其中一個最熟悉的故事,《試當真》的人氣就是如此厲害。憑著實驗精神開台,過去一年的《試當真》開闢了創作世界的更多面向,迎來製作上的擴展、人氣的急升,就連頻道的訂閱人數也遠超預期。不同的嘗試,也似乎有意無意地回應著「認真便輸了」的說法。與其說《試當真》由他們一手創辦,不如說《試當真》由他們一手建立 - 建立了一種在本地創作工業裡,期盼多時的凝聚力。

從一個家居單位搬到工廈,建立妥當的工作室;再由四個多年好友,聚集了來自八方的兄弟、同撩,現在組成了一個十多人的團隊;甚至,他們從一個網台頻道,搬到真實的匯演舞台。《試當真》經歷過一整年的迅速成長,究竟三位大腦又是怎樣消化這一切?分開過又再次重聚,投放了超過一整年時間、青春於頻道裡,啊修、豪哥和許賢對於「認真」的態度又有甚麼體會?即使得到獎項的肯定但這刻仍在自嘲奪獎的可能性,一直希望試出更多的三位又渴望《試當真》的精神能夠怎樣演變下去?適逢 2021 年畫上句號之際,不如趁機會讓阿修、豪哥、許賢 #試下講點解要咁認真 ?

「我一直相信,『專業』是一種態度來的」

大約一星期前,《試當真》終於取得了首個「官方」肯定。

「Channel 剛剛奪得了『「YouTube 香港 2021 年度熱門創作者 - 第一位』,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感受嗎?」他們回答:「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就是這樣,三人你眼望我眼露出了相當輕鬆的笑聲。大概是習慣了三人的演繹,單單從這些笑聲,你已經可以分辨出笑聲中暗藏著一些話語。

許賢先分享:「我看見那些(觀眾的)回應,其中一個十分認同。因為我們沒有登上過『熱門(影片)』,但是獲頒的獎項又名為『熱門創作者』,即是作品還作品、創作者還創作者,那我便覺得:『啊,原來真是分得很清楚呢。』」許賢此話一出,另外兩位也不禁繼續低頭笑。豪哥再補充:「我覺得攞第一是很開心。我都從未試過攞第一,無咩嘢比賽,我有沒有呢?我真是沒試過,所以很開心。」

而阿修的感受是:「一開始是覺得很可笑的,我們 channel 的每個人聽到也真是笑了出聲。因為,我們全年經常自嘲自己上不了『熱門』,然後突然間奪得『熱門』,而且更是第一位,所以真的覺得很搞笑。」話雖如此,但這個獎項也令阿修得到了一些啟發:「對我來說,獎項的意義就是觀眾的支持,而這份支持的意義是十分重大的;因為,感覺上就好像『啊!好像終於真的做對了些事情』、『終於有點成績了』般一樣。」

2020 年 10 月 26 日,本著「試下認真,認真試下」的創台宗旨,《試當真》最終在一片歡呼聲中登場。

然而,那天看似手到拿來的空前成功,其實卻是從戰戰競競的氣氛中育成過來。豪哥與許賢分享,比起現在眼前的成續,其實當天突然收到啊修說要重組的電話,還是更為深刻,「我記得我說,我都很興奮的。其實,答應(阿修)後有一段時間都在猶豫是否真的要完全分心,但當去到真的要著手做(開台)的時候係,便已經覺得要完全『訓身』。」豪哥分享說。除了豪哥以外,當時同樣在忙於電視劇編劇工作的許賢,更坦言在開頭後不久已遇上了崩潰的時刻,他說:「我很記得製作第一條『試音片』時,最終還是做不到要發佈前兩天完成的基本目標,然後當下我便覺得:『這個 channel 出事了』、『這個 channel 根本沒法運作下去了』。」如今再次回想當天,豪哥與許賢也不敢相信,那些「分身不下」、「想與朋友商量一下」卻成為了團隊走到今天的基礎。

「『衰』的那位是游學修、『好』的就是他們。那就可以了,觀眾就會繼續支持《試當真》。」

正如《試當真》第一個走紅的作品《Channel 需要女》中許賢所說:「其實數據是不會騙人的」,能夠成為「年度熱門創作者」絕非僥倖,靠的都是堅持每星期發佈「試映劇場」、「試睇電影會」,每個周末堅持向一眾「認真毛」進行謝票。數據,的確既公平也從不騙人,但古板的資料也只是令營運上變得精準,對於三個大腦來說,身為創作人的他們還是更著重構思和信念。

從出道至今,阿修的成長也離不開批評與唾罵,隨著經歷多了、人變得成熟了,尤其是過去一年的谷底混沌後,反而讓他學會了心態的改變遠比一切更重要。被問到可曾擔心過自己以往的形象會影響到兩位拍擋,阿修毫不忌諱地解釋:「我覺得是不會的。因為很多時候,批評都只會說:『你兩個不要黐埋游學修嗰度啦』,或者到今時今日都會覺得:『游學修是黐住他們才能糊口』。」他再解釋:「那我覺得這種聲音是很好的,即是他們已分化了我們;『衰』的是那個叫游學修的,『好』的就是他們倆。那就可以了,這意味著觀眾就會繼續支持《試當真》呢。」

(修)Top: Solid Homme from Harvey Nicols, Pants: Club Monaco /(豪哥)Top: P.A.M from Harvey Nicols, Pants: Club Monaco, Shoes: H&M /(許賢)Top: P.A.M from Harvey Nicols, Pants: Club Monaco, Shoes: H&M

結果,態度上的改變令阿修學懂將聚焦點轉移,從中賺取到投放於《試當真》的更高集中度。而且,慢慢隱定了頻道,逐步認清到前路的可觀性,更令自己在盤算上有了更好的把握 -既然想做,就應該去試。

所謂心態決定境界,從網台走上舞台,阿修又坦言《試當真》能夠突圍而出,其決勝關鍵再於團隊上下所信奉的一種態度。「我經常跟他們說,我一直相信『專業』是一種態度來的。能力上,每個人都有高低之分,你必須透過實戰慢慢儲回來,而所剩低的就是態度吧。」何謂決勝的態度?阿修解釋:「決勝負的地方,就是在於你怎樣去對待那事情,怎樣希望追求得更好,而這個對我來說就是專業。」

許賢分享,阿修口中的態度從開台前到現在已經很根深蒂固地,植入到團隊每位的大腦中並形成了一種風氣,但他最深刻的一句說話,竟然是來自另一位當紅人物。「我在 Anson Lo 的 IG 上留意到,他在簡介中寫上『Go Hard or Go Home』,而我是十分認同這句說話。」許賢笑說:「從前我沒有 Go Hard or Go Home 的態度,我只是在街上而己,即是 Go Around 般。可是,這種態度在《試當真》團隊或團員之間裡是互相影響得很,例如在我們對戲時,當我看見對方 Go Hard 時,我也唯有一拚 Go Hard。」他甚至指,這份良好的風氣令公司現時再沒有人願意 Go Home,是真的沒有喜歡回家一樣,豪哥補充:「從前,我經常覺得『大家庭』這句說話很老土。但是,現在我覺得真的很同意,因為他們經常都在公司裡吃飯、休息、梳洗,然後就真的好像一家人一樣。」阿修再插嘴說:「最近甚至有人開始在檯底下休息了。」

「我也看見那裡有床褥。」每當豪哥回想起這些團隊的日常細節,也不禁令他大讚一句:「對於這些,我覺得他們真的很有態度,哈哈。」經過了一整年馬不停蹄的工作,三位也異口同聲地認為《試當真》能夠走到今天,觀眾的點擊率、平台的肯定固然重要且值得感恩,但他們更希望讓更多人觀察到游學修、許賢和蘇致豪如何體現出《試當真》的核心價值,就正如豪哥所說:「我們這種態度就是讓人看得見。」

「今時今日的世界,過份認真實在太辛苦,加了『試吓』兩個字,人生會好過一點。」

2021 年 10 月 26 日,《試當真》適逢開台一週年,團隊決定再嘗試 - 走上真實舞台,舉行了一連兩場的《試當真一週年現場版》匯演,更破格地以俗稱為「荷蘭式拍賣」的競投方法將門票發售,貫徹團隊的實驗精神。最終,兩場匯演的門票同樣在一連兩天,在一片討論聲中全數售罄。《試當真》如今已是成立超過一年的團隊,究竟過去一年的種種事情及創作,又有令他們對「試」這回事有了不同的理解嗎?

就此,許賢分享了一個小故事。他說:「當初阿修找來我一同開台,對於他提議命名為《試當真》,其實我是反感的。」許賢解釋自己已經拍片多年,又有《CapTV》、《金剛 crew》等的經驗,因此對於啊修提出要以「試」之名再出發,難免有點不太同意。然而,聽過啊修的介紹和解釋後,他和豪哥也得悉阿修口中的「試」已經包含著六、七成的把握,剩餘的就是希望與兩位昔日好拍擋全力勇往直前。

豪哥分享:「可能街上、市場上一直沒有人這樣做吧,這難免會令你有多少猶豫且不去做。但是,我們都會覺得既然想做,又覺得有一定把握的話,那就應該去試試看。」

阿修補充:「我相信,『試』就是一種冒險精神吧。坦白說,很多時候都會得到類似『喂,原來好像不應該這樣』般的意見,但我覺得關鍵是檢討。即是每次試完過後都要檢討。有沒有地方可以做得更好,或者哪些事情不應該做等。」

沒有宏大的目標,也沒有強大的團隊,《試當真》就是抱著「認真試下,試下認真」的宗旨一路走到今天。要理解這八個字,意思上相當簡單直白,但對於要演繹當中的神髓,三位很清楚 channel 需要的不是女、橋或者錢,而是一致地感受各種體會。但究竟「認真試下」和「試下認真」,兩者之間又有分別嗎?兩句說話之間,又建立出怎樣的層面?

「有的。」阿修先分享並彈出一句「Prepare for the Worst but hope for the Best」,指出「試吓」的真蹄正是 Prepare for the Worst,他解釋:「當你很認真面對所有事,你便要承受那個反作用力、那個打擊。」阿修認為,當認真的同時多了一份「試下」的精神存在的話,心態上會令自己預料到失敗的出現,甚至可以迫使自己承受到沒有收穫、回報的結果,「我覺得今時今日的世界,過份認真實在太辛苦,因為當中成功率太低了。加了『試吓』兩個字,人生會好過一點。」這樣聽起來,旁人或會認為過於悲觀,但對於阿修來說,悲觀的存在也是在保護自己,或者視為督促自己不斷向前走的動力。

(豪哥)Top: NOMA Track Suit from Harvey Nicols /(許賢)黑色西裝 from Club Monaco / (修)Top and Pants from Shek Leung

『認真地試吓』同時『試吓認真』。他們是一體來的。」

自問從《試當真》開台以來,自己每個星期都有看他們的作品,幽默風趣不在話下,但對於部份作品表達出發人心省的意境時,卻份外覺得「認真試吓」比起「試吓認真」更為重要。

「我覺得打和。」阿修說。

「打和?為甚麼?」許賢反問。

「試想想,這兩句說話一定要同時存在才有意義的;當你剔除其中一句,只有『認真試吓』或者『試吓認真』都不足夠的,你必須要『認真地試吓』同時『試吓認真』。他們是一體來的,我覺得兩者之間沒有重要一點之分。」阿修解釋。

「同意」,訪問中一直保持燦爛笑容的許賢突然低下頭來,再說:「慘了,開台這麼久我才發現這個真理,原來真的要並存的。好吧,打和。」

關於《試當真一週年現場版》的匯演,觀眾們當然希望能夠親身進場支持一下,但比起與團隊現場共渡一個有笑有淚的晚上,事後上傳的製作特輯系列片段卻引起了更大的好奇心。以記錄片形式呈現的製作特輯,從開騷前的四十天開始記錄,而當中鏡頭更窺探了《試當真》三個大腦及整個團隊最真實的一面。沒有劇情、沒有鋪排,鏡頭前呈現的就是最鮮為人知的一面,這些畫面全部在大家面前表露無遺。特輯內,三個大腦分享了不少個人感受,而最珍貴的是看見了三個大腦最認真的一面。從開台至今,離不開的就是有關他們如何實踐試驗精神,到底三位對於「認真」的解讀,又是怎樣?

豪哥坦言,經過一週年的匯演後理解到凡事越是認真對待,緊張和輕鬆在內心裡的角力就越是顯著,而這種角力卻偏偏造就出最好的表演,「其實做很多事情都是這樣子,不論是構思抑或任何創作,當你很認真地去訴說、去表達,有時候反而會用錯蠻力;但如果用回一個提醒自己用一個輕鬆、享受的方式去演繹時,觀眾才會受你所感染而可以享受。」

「最近我得出了一個領悟,其實豪哥剛剛說的就是喜劇的精髓」,阿修接著說。相比起許賢和豪哥,演員出身的啊修在演繹上絕對擁有較豐富的經驗,從劇集、電影再走到舞台劇等,但對於創立了《試當真》以幽默方式去訴說不同故事,他也承認是喜劇又再讓他得到了更多領悟,「喜劇就是更容易弄哭別人的。因為喜劇的精髓,就是要求你不單止入戲,而是在演繹時明白到:『我走進劇本的世界內是不足夠的』,我必需要抽離再去針對某事、某人作出評論,例如怎樣去恥笑那個主體,學會彈出又彈入,而喜劇就是這樣的一件事。」雖然他們口中都是圍繞著匯演後的體會,但有留意《試當真》製作的朋友,應該會知道無論他們那一位,都是嚮往這一種游走在幽默且帶點諷刺的「黑色幽默」。

或者,更應該說是一種可以感染自己、感染對方的感染力。

「將來的人生發展會是怎樣,都會由這裡開始想起。它,就是一個這麼重的東西。」

作為創作者、影片製作人,三位習慣以影片分享自己所想、所感,難得可以坐下來與他們深入細談,最希望聽到的是從他們口中說出的一些個人感受。不用劇本、不用劇情,直接地從內心道出最個人的感受。要回顧過去一年多的時間,假如要跟自己說一番話,三位又會說些甚麼?

偏偏,阿修決定收起說話,真正地用演戲去回答這條問題。「就是《一鏡學修》想演繹的事情。」他停了一停,續說:「我最想跟自己說一句:要再冷靜一點。要冷靜地憤怒吧;還是太年輕了,因為現在要顧及的事情多了,很多時候還是覺得自己不夠冷靜。」阿修一邊在說,豪哥一邊在點頭,許賢聽到也回應了他:「明白的,明白的。」就是這種交流上的細節,讓三人建立的默契不花巧地流露出來,這些片段是無法在「試映劇場」或者「試當真謝票場」裡看見的。

自問性格上沒有冒險精神的特質,在《試當真》經歷了另一人生的許賢則分享:「我會叫自己再大膽一點。我覺得在性格取向上,自己與阿修有時候都是頗極端的。因為成立初期都頗擔心資源分配的問題,但事實告訴我那些擔心都是多餘的,所以希望自己擔心得精準一點,與及大膽一點讓其他同事發揮,現在還是負擔得太多東西上身了。」對此看法,豪哥也相當認同,「因為我很容易會構想出很多想法,然後每樣事情都希望試一試,但變相很多時候都浪費了氣力。應該要學懂計劃得周詳一點。」

他們承認,過去一年多的時間的確浪費了很多,精神、時間、人力、物力等,但對於能夠再次重聚去嘗試新鮮事,三位也慶幸能夠在這個世代有浪費的機會,許賢說:「從中真的得到了很多。在這個世代,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去用力。」阿修不禁補充:「對,很多人甚至不知道可以用力在哪兒。」許賢再說:「而我們在過去一年,每一天都在 Go Hard,能夠將力氣用於正確的地方,對我們來說已經是一種福份了。」

「我覺得是我的希望。」

一路與他們詳談,氣氛一直相當輕鬆,但當中更感到有趣的是,即使一本正經地坐於石櫈之上,你會發現三人的性格特質已經不自覺地顯露過來。不多話的豪哥,是個內斂但真誠的人;許賢外表呆滯、有喜感,但思考上卻井井有條;而直覺所感知,坐在中間的阿修就是那位智者,推動《試當真》不斷向前的那個內燃機。

「我希望可以得到一個資本,去改變這個行業。有好多東西、事情,已經卡住了很久」,阿修分享。被問及希望從《試當真》得到些甚麼,多年來一直投入創作的豪哥和許賢均希望讓所有熱愛創作、願意 Go Hard 的同道中人能夠相聚,《試當真》可以繼續走得更遠。然而,在於阿修的角度,他希望得到的是一股力量:「即是,現在竟然好像可以創下一個開始,或者可以從自身去產生或匯集到一股力量,而那股力量是可以推翻一些已卡住了很久的東西。我希望我得到的資本,不論是名氣、錢、人或者影響力也好,這些就是可以嘗試去改變這個行業的資本,而這樣就是我最想得到的東西。」

作為創新的一代,《試當真》雖然創下了今代的先河,但經歷過不少的阿修心裡卻很明瞭,決心是先決,但面對實踐的部份,如何與兩位拍擋帶領著《試當真》繼續走下去才是真正的考驗,「我不是希望下年繼續取得(Youtube)第一,或者祈求不要下跌得太多,如第二、第三的位置。我是真的希望,下一年當你看著《試當真》年底的那份成績表時,已經不再是目前所見的計分紙,而是當你看見《試當真》就算下了榜也好,我還有其他不同的計分紙讓你看見。我希望是這樣。」

萬事起頭難,要突破就更難,《試當真》跨過了這個難關,接下來的挑戰他們又準備好迎接嗎?

許賢分享:「我覺得是人吧。從一開始只有我們三個加上『火柴』,去到今天的十多人團隊,其實每一個都是我很欣賞的人。起初我不太滿意他們經常不 Go Home,因為我認為人總需要回家梳洗吧,總覺得他們應該回家再回來。雖然現在他們還是不 Go Home,但是我欣賞多了他們,因為他們都是對作品很有堅持,物以類聚,他們真的是我們凝聚一起的人來的,而這年事是很珍貴的。」至於豪哥,他卻認為:「我覺得開鍵是:一鬆一緊的互換。不論是表演,還創作、製作短片時,這個宗旨都是很重要的。在《試當真》裡,你就要同時讓人覺得是搞笑、輕鬆的,但是又要認真安排很多事情。我覺得這是最難維持的,但亦都係最需要維持到的。」

「我覺得,『憤怒』吧」阿修分享。他解釋:「那種憤怨是源自於,我覺得是一份『天真』。」阿修認為不單是許賢、豪哥和自己,全公司上下都是因為各自擁有一份天真,才能夠將大家聚合一起,從而建立了互相、雙向的信任,他直言:「一間公司裡,時常跟你說:『最緊要天真,最緊要有赤子之心呢』,這些人多數都是個仆X來的,因為這代表他在剝削中。但我不是,而我也相信他們也不是;這份天真所包含的其中一種東西,就是大家一直所抱有的那份希望。」

阿修以漫畫作類比:「當全世界都說那事情是不可能的時候,你就要夠天真去嘗試、去創造一些『不可能』出來,而這份要去創造的天真或者力量,之後出現的就是一股憤怒。正正因為不憤,你才會有動力去嘗試改變眼前的事情。」旁人眼中,要維持著《試當真》的精神,或許就是不斷保持人氣、刷出更高的點擊次數,又或者走上紅館,開辦一個有著「四面台」滿座的《試當真現場版》。可是,三個大腦分別告訴大家,要好好維持、維繫著《試當真》的精神,對內就是「認真試下」,而對外就是「試下認真」。

現階段的目標?引用許賢的代表性「足球哲理」作例子:「雖然哥迪奧拿經常說:進攻就是最佳的防守,可是這場比賽一定會有進攻和防守的球員,而要維持這個進攻的話,是真的很需要全隊上下一起去配合、去發揮。」

「就是每個人都搶著舉手要做調查軍團。這就是《試當真》幸福的地方。」

阿修分享,一週年的匯演後約一個月時間,團隊已經密鑼緊鼓進行新嘗試,而大家細閱這篇訪問時,《試當真》已經發佈了全新一集的綜藝節目 - 參考了超人氣韓國劇集《魷魚遊戲》的製作,陣容更鼎盛、規模更大。創新有別於創作,前者講究的多是關於突破,而後者講究的是細節、心思。偏偏,《試當真》貪心地希望歸納兩者成為基本的元素,「如果我繼續循著一個方向去做的話,也許都會繼續得到讚賞,但總有一天會完全消耗掉。與其之後會反彈的話,倒不如早點讓它反彈,最低限度我知道這是變化中,可以讓它向更好的方向變化。這是必須的,只是在於何時發生。」

得到了空前的成功,對於團隊上下來說,接下來就是另一個挑戰的來襲。主張甚麼都會試的他們,這番成功又會影響到他們的實驗精神嗎?

許賢分享:「如果你問會不會怕了試東西,其實我們更似是『怕了不試東西』。進攻是最佳的防守嘛,哈哈。」

豪哥形容,團隊就好像《進擊的巨人》裡的調查軍團,即使每次走到城牆外承受極大風險去進行艱鉅任務,甚至得不到牆內居民的支持也好,《試當真》的每一位還是很願意甚至自薦加入調查軍團,「每個人都搶著舉手要做調查軍團。我覺得,這就是《試當真》幸福的地方。」豪哥不否認,《試當真》這個調查軍團得確花盡了他的時間、精神,甚至個人建康,就連他自己也笑言指假如能夠抽空的話,也必須進行一次全面的身體檢查,但這些的犧牲都是值得、都是開心的,「其實不應說是犧牲,而是換得了一些東西。」

(修)Blazer: Club Monaco , Brooch: Swarovski /(豪哥)Blazer: Club Monaco(許賢)Blazer: Club Monaco

習慣了他們吵吵鬧鬧的笑聲,想不到來到這次訪問,可以聽到他們由心而發的感受。的確不太習慣,但卻感到很真摯。去到訪問的最後,很想知道的是《試當真》在他們的心目中,份量有多重?再一次,他們沉靜了。

「其實都佔據一切了。怎樣衡量呢?一斤愛是多少?哈哈」,豪哥開玩笑說。

「我覺得是我的希望。」阿修望了兩位拍擋一眼,堅定地說。

「尤其是完成了演出後,真的可以睜開眼看著一大群觀眾時,我在他們身上得到了很多的力量,便覺得這個 channel 不單是屬於我們的。對吧,即是一種希望。」許賢分享。

最後,豪哥補充:「就是希望吧。現在我會想,我們幾個也不時在想,將來人生的發展會是怎樣,都會由這裡開始想起。它,就是一個份量這麼重的東西。」 

影片的好看,有人說是來自它的畫面、聲音、故事。從《CapTV》到今天的《試當真》,大概是上天的旨意,游學修、蘇致豪和許賢各從不同成長中有所體會後,今天還是注定走在一起。本著七分認真、三分試的態度,《試當真》得到了大家的支持,可是三位大腦心裡卻很明瞭要實踐更多的可能性,不單單在於內容的精細、規模的大小,而是拿挰出認真與嘗試之間最好的平衡。「認真便輸了」是不是真?當下的他們不敢苟同,但至少他們肯踏出一步去嘗試,去認真。正如阿修所說:「如果不行的話,那就在七成認真那兒再調整,而結果又不如所料,那『三成』也出事的話,屆時才想想放棄吧。」而這一種,就是維繫著《試當真》的一大生命力。

影片的好看,其實是可以更立體。


Executive Producer: Angus Mok
Producer: Vicky Wai
Photography: Ken Ngan
Videography: Andy Lee, Man Tam
Styling: Vicky Wai
豪哥、許賢 Makeup: Agnes Yeung
修 Makeup: Yvonne Yeung
豪哥、許賢 Hair: Lupus Chui
修 Hair: Vic Kwan@ii Alchemy Hair
Video Editor: Andy Lee, Man Tam
Editor: Carson Lin
Designer: Edwina Chan
Wardrobe: Club Monaco、Carhartt WIP、Harvey Nichols、Solid Homme、NOMA、PERKSANDMINI、H&M、Shek Leung、Swarovski

Share This Article
No More Posts

Sitemap | Text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