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ditorial Style 002】AGA 江海迦 - I Let Music Talk
請輸入關鍵詞開始搜尋
September 3, 2021

【#ZEditorial Style 002】AGA 江海迦 – I Let Music Talk

居於香港這座城市裡,不論闖上高山俯瞰大地,還是走進窄巷街頭靜觀百態,那川流不息的脈動,總是毫不留情地走進體內。澎湃的,令人抖擻精神;怠慢的,亦讓大腦得以重新協調步伐,但節奏總是無定向地變化著。而你又何曾想過,那眾裡認知的城市脈膊又是否屬於你應有的生活節奏?生活於這裡,城市的聲音又是一種怎樣的感受?

關於這種不能言喻的聲音,也許這位剛剛好不容易完成《HERE & THERE》演唱會的唱作歌姬,可以開闢大家的視聽觸感,引領大家尋找一下屬於你的生活節奏。

出道九年,除了那深邃的五官,一切圍繞著 AGA 的都是與音樂有關的故事,成長於音樂世家、放棄外國進修音樂,再繼而走進舒文的錄音室展開唱作人生涯等,甚至於去年連奪「叱咤樂壇女歌手金獎」及「叱咤樂壇唱作人金獎」,成為本地樂壇自 1996 年來首位同奪以上兩項大獎的女歌手,就正如 AGA 所說:「是音樂一直帶領著我走這條路」。正是這段與音樂結下的不解緣,讓這位  兼負演繹、創作的音樂人,如兩首最近新作《理性與任性之間》、《What are we gonna do》一樣,從未知到漸漸的引人入勝,散發著一種深不可測的感染力。

不過,令人最感興趣的,還是音樂與 AGA 之間是靠著甚麼力量來互相吸引著?一直堅定於音樂創作的 AGA,又從這一路上體悟了甚麼?就讓 AGA 鮮有地以說話來分享吧。

要學懂歸零

一次偶遇,讓 AGA 在九年前認識了監制舒文,接下來的就是這些年間一直來來回回地進出錄音室,就連 AGA 也不禁嘆一句:「即將踏入第九年,都是沒有停頓。」去年,環境、事情、生活也變得艱難,但偏偏是 AGA 入行以來最豐收的一年,藉著專輯《So Called Love Songs》在年底的「叱咤」頒獎典禮上奪下三個大獎,更成為自 1996 年「天后」王菲後,再次於同年連奪「叱咤樂壇女歌手金獎」及「叱咤樂壇唱作人金獎」的唱作歌手,總算在艱苦的一年中帶來一點慰藉。

相隔 24 年,樂壇再次改寫歷史,但對於一直投情於創作的 AGA 來說,又是怎樣消化如此珍貴的收成?她,分享了一個小故事。「其實當晚(叱咤)接過獎後,便回到了 studio,因為當時仍在錄製《CityPop》。」聽起來可能讓你大吃一驚,但也許每位唱作人還是喜歡身於錄音室,被鍵盤、咪高峰、控制台包圍的感覺。那不是非一般的獎項和肯定,丁點兒的慶祝當是慰勞一下自己也合情亦合理吧?AGA 再分享,到達錄音室前的確到過了「這裡」放肆一下:「第一個 location 是去了便利店,買齊自己喜愛的零食。我很有印象,當時我還是穿著叱咤的盛裝走進店內。」一整年的努力,以奪獎後靜靜地享受零食作結,勞勞碌碌的過後令 AGA 體會到:「我覺得,有時快樂就是很簡單。有時不一定要慶功、或刻意做甚麼,反而是很隨心所欲,當下想吃甚麼或買甚麼,然後去做便已經很開心。」

「其實每一次頒獎禮的過後,翌日的心態都是歸零。」AGA 直言,自己從來不是滿有計劃的人,不論生活、音樂也如是。自九歲起肯定了對音樂的鍾愛,AGA 直認音樂幾乎是她的全部,即使從不計劃每一步應怎樣走,但 AGA 在音樂路上卻洞察到,音符與旋律其實一直在引領著自己,「所以,我不時覺得,如果世界沒有音樂的話應該是灰色的。」

而歸零的心態,其實背後是蘊藏著另一番意思:「我覺得每個新音樂,就等如人生的一個新 chapter。」AGA 坦言,直到目前自己感到頗開心的是,仍然覺得創作是一門很好玩、很高興的事情,「每次坐下來,都很期待自己可以創作出甚麼作品。」她解釋,因為自己甚少在事前想好,每次要創作甚麼曲風、甚麼旋律,「整個過程,反而更似是拆禮物,然後便可以創作出整首歌來。有趣的是,創作的途中不時都已經浮現了整首歌的旋律,好像腦海裡早己聽過這首歌一樣,繼而靈感或有一把聲音會出現」,這種帶點抽象但富有愉悅的畫面,AGA 卻形容當下的自己就如一個通訊員,將腦海的所聽所聞、所思所想,通通轉化成音調樂曲。

對於她來說,其實這個過程就如沉思、冥想的過程,而歸零的心態,就是動力的驅使,也是靈感的泉源。

我眼裡的創作,其實很「自私」

九年間不間斷的創作,聽起來的確有點負擔,但往往從 AGA 口中道出,卻滲透著一份輕鬆自在。但究竟是因為輕鬆而感到自在,還是因為自在而學會輕鬆?

雖然自問稱不上忠實樂迷,但那些代表性歌曲也在歌單當中,從早期的《哈囉》、《一》、《Superman》,到中期的《孤雛》、《吃定我》、《3AM》,再到近年的《See You Next Time》、《Tonight》等,除了一直覺得百聽不厭的《無期》外,新歌《CityPop》的出現相信是不少樂迷意想不到的驚喜。能夠讓 AGA 即使登上至尊寶座後,仍然立即重投製作,大概可想像到《CityPop》的份量。AGA 分享,《CityPop》的前期後製足足花了四個月時間,不斷的編製又修改,為的就是一份「感覺」。

「一個從城市裡出生、成長的女孩,寫著關於城市的味道、城市的聲音」,AGA 解釋《CityPop》的真正由來。她續說,《CityPop》頗能代表到自己,源於從小受著日本歌曲,尤其是 7、80 年代的 City Pop 代表人物山下達郎所影響,總是覺得這個城市的聲音就如交響樂一樣,每當走到街上,總會被一個個很有節奏的畫面牽動著,故很希望將它製作成歌曲。除此之外,疫情的來襲改變了一切,當中亦包括自己。AGA 分享自己因為這場未曾料到的疫襲,令自己學習了找尋獨處的樂趣,而這首歌就是簡單地希望透過旋律,帶給人快樂、正能量。

創作之所以吸引得讓人泥足深陷,或多或少都是因為離不開「自己」。AGA 認同,每次創作其實都是一個 soul-searching 的階段,當中記錄下來的就是成長的蹤跡,或者不同狀態的演變。她又坦言自己是個表裡一樣的人,但受到水像星座的天命所影響,每一天都是處於不同的狀態,而筆下的每一首歌,其實更像是不同的體會,唯一不變的就是這些作品都是代表著 AGA。自身的體會,又何以感動別人,又或者,如何讓別人切身地感你所想?AGA 回答:「我也不知道,因為自己一直從事創作都很『自私』,許多時候想寫的都是自己想要的東西。」身為創作人,AGA 認為最先訣的往往是學會「have fun」。她認為當自己投入既享受的話,作品完成後,不論是 Dark 的悽美、Rock 的力量,還是 R&B 的抒情,樂迷或觀眾最終都能感受到。

靠著一份「自私」而探求更廣的創作路,相信就連 AGA 也不曾想過,箇中的智慧其實與生活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疫情的關係,AGA 有長達一年半時間未有與家人見面,即使本來忙於工作而己習慣了犧牲與家人、朋友聚會的時間,但這次情況還是有點不是滋味,而可貴的是,這段時間卻為 AGA 產生了更多的思考。「今年已是第九年,卻還是沒有停頓。」她續說:「所以,最近開始覺得該時候停下來,找回生活。」疫情的摧毀,迫使所有人得以停下來,AGA 也沒有例外。她分享,疫情讓她學會獨處,學會每天早上抽出小小時間,揀選一下咖啡豆、沖一杯滿意的咖啡,與家中的四位摯愛再嬉戲一下,讓自己好好沉澱一下,以最平靜的心情與狀態迎接眼前所有工作。

「因為假如失去了生活的節奏,沒有小小的自我空間、失去了生活的感覺,對於自己創作也不是好事。所以這種生活,現在對於我來說是一種 priority。」創作與生活的確是密不可分,但當中的奧妙卻不是如此淺白易明,習慣留下更多空間讓自己過,或者學懂沒有被發覺喜歡這種一個人的歌,才是生活的最大樂趣。

樽頸,也是創作裡的期待

心態歸零,意味那美好的晚上將盡收眼底,化成美好回憶。來到這裡,不禁向 AGA 問起:「現今的你,在音樂路上對於自己最感好奇的是甚麼?」AGA 面露微笑,低頭沉思了一下,說:「我對自己最感好奇的,應該是不知道何時才遇上樽頸位,哈哈。」說完這句,AGA 露出了帶點害羞的笑容。

樽頸位的出現,理應是每位創作者的惡夢,但從 AGA 的口中道出,卻變成了一位熱愛創作的音樂人,對於未來的一小幻想。很諷刺,但聽起來卻相當有趣。「因為自己一路以來,也不曾試過『寫不了歌』」,AGA 分享。訪問中,AGA 透露關於兩張最新專輯 -一張是中文,另一張是罕有的全英文 -即將會面世,她分享出道初年不時與監製談起一般唱作人會在第三張專輯面對樽頸位的宿命,自己甚至在準備展開第四張專輯製作時幻想過:「我會否現在便遇上?」,結果,各位樂迷即將迎來 AGA 的第九及第十張專輯。久而久之,這個必經的階段卻在 AGA 的音樂路上,成為一份頗有趣的期待,「不過,我還是慶幸自己未曾經歷。只希望屆時自己能找到另一樣事情的快樂。」由此可感受到,哪怕是面對著令所有創作者大感忌諱的恐懼,AGA 著緊的還是從創作中得到的快樂,而非任何的育成品。

不知為何,亦沒有任何根據,一直覺得這位混血女唱作人帶有一種莫明的神秘感-一種不刻意營造,但總是讓人摸不清底蘊的印象。最好的論證,或許可從 AGA 分享一首能代表自己的歌曲中感受過來。「如果要選的話,坂本龍一的《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AGA 形容,這是一首從小以來都百聽不厭的歌曲,她續說:「而如果要以一首歌曲來表達自己的話,我會選擇一首沒有 vocal 的作品。」

神秘感也好,是一種魔力也好,AGA 坦言不太有同感,但卻對此印象感到好奇。AGA 猜想,這大概受著自己的性格所影響。正如上述所指,從入行到現在,一切有關於 AGA 的事情都是圍繞著音樂,甚至以音樂對等於 AGA 來形容兩者之間的關係也不為過,AGA 點頭回應:「這一點是真的。」她分享:「從小到大,不論自己的感受、看法等,我都喜歡將它轉化成旋律。因此,我其實不太喜歡『講電話』。」AGA 解釋,寫歌的狀態其實相當有趣,她透露自己不會刻意填詞,但往往編寫曲目時,腦海裡就會自動浮現一些 demo 歌詞,或者口中就是唸唸有詞,而那些凌碎的字詞卻就是自己的潛意識,反映著當下的想法、自己生活的狀態。「其實我知道那些 demo 詞是不會被用上,但我覺得每首歌都擁有生命,便很想完成它。而這些詞也是我的感受,就如寫日記一樣,所以很多時都會從中得到很多啟發,例如得知自己有這種想法、狀態等等。」這一個樂迷鮮有地看見的過程,對於 AGA 而言,猶如自己與自己對話。甚至,更似是建立出每首歌曲的靈魂。

創作與生活,創作互相影響著生活,一直在說的都是理想的一面,學會淡然面對生活的 AGA 又有因為唱作人的身份,而感受到失落或者背負著一些包袱?

「都有一些」,AGA 緬婰地說。「最大的(包袱)是自己為了音樂這個夢想,放棄了很多享樂、很多與家人朋友相處的時間,每次回看很多相片都看不見自己,就覺得好像 miss out 了很多重要的時刻。有時甚至會反問自己:『究竟有多喜愛音樂?究竟這樣決定有沒有錯?』從前會很懼怕過著平庸的生活,所以想要追尋現在的生活,但現在卻是經歷著相反。但現在會明白:You can’t have it all,永遠都視乎自己從一個甚麼角度或視點去看,人生裡必定會有取與捨。而人生裡,就是要找快樂、尋覓內心裡的愉快之地,而我認為這就是一路需要追求的一件事」,這是整個訪問裡 AGA 回應得最耐心、最詳盡的答案,聽起來有悲有喜,但盡是值得細嚼的意義。

去年四月,因為疫情 AGA 被迫取消個人演唱會,雖然日前總算與 Dear Jane 合辦了後疫情期的首個演唱會,亦總算再次重拾與樂迷面對而交流的體驗和感覺,然而今年直言投放了天多時間在幕前,構思舞台、表演等部份的 AGA 卻有著另一個大膽想法。「自己很想徹底地創作一個,可以集合身邊所有很具創作力的人才或單位在一位的一場表演;而且,是一個可以同時包含 Art、Music、Fashion,以至感情及靈魂的一個空間」,她分享。AGA 很有信心,假如成功的話,將會是一個很具震撼力的事情,而這是她短期內很想做到的一件事。

聽著如此的想法,不禁再次確定對於 AGA 的印象。那一道魔力,就是如此。

Executive Producer:Angus Mok
Producer:Vicky Wai
Styling:Carson Lin
Photography:Matt Hui
Videography:Anson Chan
Designer:Tanna Cheng
Make up:Vanessa Wong
Hair:Gary Sun @ HAIRMHK
Video Editor:Anson Chan
Wardrobe:Louis Vuitton ; BURBERRY ; Rick Owens ; JOYCE

Share This Article
No More Posts